NEWS
舍小家 为大家
2020-02-18

在湖北省武汉市等多地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牵动着亿万国人的心。

疫情发生之后,社会各界积极募资捐物,大量医用、建设及生活类的防控物资正从全国各地向武汉等重点疫区汇集。全力保障防控物资及时运送到战“疫”一线,成为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的重中之重。

1月26日凌晨3点,家住山西临汾的卡车司机张福江从广东省鹤岗市拉了一车壁挂式紫外线杀菌灯,一个人开上了去湖北武汉的高速。经过近33个小时,张福江从武汉蔡甸下高速,与前来等待的武汉接货方人员完成交接,将紫外线杀菌灯分4辆箱货车分装后,紧急送往武汉当地各个医院。

张福江是狮桥融资租赁(中国)有限公司平台30万名卡车司机中的一员。1月24日,狮桥向平台上卡车司机发出公开征集,号召有车辆资源的司机师傅加入到支援武汉运输物资的保障通道队伍中。1月25日,在接到狮桥车管家赵成的电话时,张福江刚从石家庄送货到广州,得知要送救援物资到武汉,他连夜从广州出发,于1月26日凌晨1点赶到鹤岗接货地,拉上救援物资就奔赴武汉。

从广东鹤岗到湖北武汉,逾1000公里的路,近33个小时的车程,张福江的心里不是没有犯过一点嘀咕。越接近武汉,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少。在高速路口和服务站,都有工作人员给司机测量体温。下了高速,开了十几公里都没有看到行人,沿路的商铺都关了,私家车也很少,笼罩在疫情下的武汉,气氛似乎显得更加凝重。

张福江上有年近70岁的父母,下有刚满13岁的儿子,家里人在得知自己前去武汉送货后,也颇有担心。但他还是表示:“没有什么后悔的。”

“这是一个‘大家’和‘小家’的问题。”张福江说,“其实我心里也害怕。但从个人来说,我感觉这是国人的一个基本责任,国家是大家,万一最后我被传染了,发生最坏的结果,我家里还有个兄弟,都不用我太操心。”

“什么是保障通道?就是在关键时刻要顶上去,不然还叫什么保障?我觉得我怎么都应该来。”张福江表示,自己拉的是救援物资,不是普通的货物。既然能用得上自己,已经加入了公司的救援保障通道,即便最后真的发生了最坏的结果,也不会有什么遗憾。

据《金融时报》记者了解,在狮桥平台上,和张福江一样,还有数百位司机师傅加入了救援保障通道,并已陆续从南京、广州、山东、内蒙古、山西、宁夏等地运送救援物资奔赴湖北疫区。如广州枝江发往武汉的医用物资,1月27日已顺利送达并返程;从山东潍坊运输的消毒医疗物资,1月28日下午装车发货,次日到达武汉;内蒙古乌兰察布农业部门正紧急调集1000吨鲜食土豆准备送往武汉;山西、宁夏等地卡车司机待通行证办理完毕即刻出发。


BACK TOP
95787